ca883官方网站-笔下文学_伴游啦

ca883官方网站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可真粘人,黄毛心想,找一个年纪小的对象处起来甜是甜,可年纪小就是粘人,还爱较真儿,没年纪大的干脆。

他回来之后,轻车熟路地给苏冉秋敷上,可见是平时没少处理小伤小痛。

黄毛笑得不行:“人家现在的学生哥就是这么穿的,流行。”然后去瞅苏冉秋,脸上果然甜着呢。

两个年轻力壮的仆人,接到吩咐,要把他们平日里尊敬伺候的金洛少爷扔出庄园。

几局过后,几位舍友一个个找借口溜了溜了:“我去洗个澡,下次有空再打。”

这句话简直让秦雨阳的头皮一阵发麻。

一会儿,他听见隔壁悉悉索索的声音,一个温暖的身体钻进了被子里。

秦妈彻底怒了,直接在监狱里拍桌道:“这能怪谁!都怪你自己犯贱,偏要给被人顶罪,你知道人家心里是怎么想你的吗?人家心里根本没有你好不啦!”

“找个地方晒太阳吧。”翼龙变回原型,飞上一座建筑物的屋顶。

颔首做了个结束的手势,就这样完了。

满手是油的景煊心里不爽,但是他没说什么,低下头闷闷地吃肉。

“哎哟,你还想下辈子?”电梯到了,秦雨阳拖着他出去:“走吧,先把这辈子过明白再说。”

宋迎晨查到的消息通通都证明秦雨阳确实是无辜的,他很不甘心地继续查,就算查不到对方嫖的证据,也可能会查到点不可见人的黑历史。

“什么?”黄毛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:“小秋哥只是头晕而已?没有吐吗?”靠,当时他可是吐得七荤八素。

卧槽,好看是好看,可是……

嘶拉一声,愚蠢的翼龙撕破了自己的裤子。

魏临心想,假如被摸的是自己的男朋友,自己一定会醋死。

没有人知道秦雨阳这一.夜经历了什么。

苏冉秋用布帘在房子的中间隔了一道,里面是床,外面是饭桌。

不知道,把这样的人压.在床上是怎么样的滋味?

秦雨阳对着镜子指指自己,以后要是欺负人家,你他妈就不是人。

就算以后自己跟女生谈恋爱,也不可能这样被女生照顾。

“嗯?”苏冉秋嗓音沙沙地。

打得浑然忘我的二人,立刻不约而同地回头吼他:“住手!”

“……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?”秦雨阳告诫自己别自作多情,省得又被人叫滚。

分贝超高的吼声把安诺吓了一跳,同时也把睡梦中的毛团吓醒。

苏冉秋摇摇头,其实不是担心秦雨阳出去乱搞,是担心他不回来。

“表……表哥?”宋迎晨受到了一万点伤害,难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?

“秦雨阳,我跟你在一起不是要你养,我不是为了你的钱。”苏冉秋倔强地望着他,眉宇间都是焦虑。

想到自己在书上看到的内容,秦雨阳惊出了一身冷汗,难道自己是个天才人设,竟然拥有两种元素天赋。

“……”周围的人不敢置信,这两个人是在一起了吗?可怕!

第28章

就是那种,不想眼睁睁看着某些东西恶化的个性,想它好起来。

测试的队伍渐渐变短,老师招待完最后一位学生,准备收工吃午饭。

秦雨阳对着镜子指指自己,以后要是欺负人家,你他妈就不是人。

第38章

从415室走出去,秦雨阳神情餍足,春风得意。

他不由回忆起自己单身的潇洒,那叫一个自由自在。

然而秦雨阳从早上到现在粒米未进,身体状态虚弱得一比,撞了几下就要死要死地……

“这样吗……”沈慕川揉揉麻痹的小心肝,有点受不了了:“你和家里的事处理得怎么样?还好吧?”他心疼秦雨阳为了自己跟秦家闹掰,但是又暗爽。

出门之前,他小心确认过门外面没有人,才打开门迅速地溜下去。

“呵呵……”秦雨阳把男人的脑袋摁进自己胸.口,低沉的笑声震动着温暖宽厚的胸.膛:“睡觉吧,晚安,明天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银狼语塞,毕竟是第一次在别人背后说人长短,但是……自己刚才是被拒绝了吧?心情也很差好吗,没空回答这么扎心的问题。

“哥哥。”苏冉秋坐在副驾驶上呢喃:“我不介意给你生孩子。”

光是看对方的表情, 秦雨阳就知道, 这家伙心里面在打什么鬼主意, 只是……他失笑,这家伙是不是记吃不记打。

他和林助理七手八脚,才把人高马大的秦雨顺弄回家躺着。

707&708:“谢谢。”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踏进屋里,眼睛同时注意到那边点着蜡烛的餐桌,意识到自己好像打扰了教授和客人的晚餐:“非常抱歉,克雷格教授。”在外面他们的教养都是很好的。

这话就像一把糖,洒在了苏冉秋的心田里,甜炸。

“自己懂事着点,像今天……唉……”他在旁边揪了一把冷汗。

他们赶在门禁之前,回到第一大学。

沈慕川:“??”

“不是,是XX杂志的主编魏先生,亲自来采访你。”狱警今天的话痨之魂也很活跃:“你不知道他是谁吧,但是你一定认识他爸。”

“那什么,大家有话好好说,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朋友,不至于……”

他心里涌起不愿意,非常不愿意,他希望这是自己跟秦雨阳之间的秘密。

好在他们都有共同的目的,就是等秦雨阳回家。

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,翼龙伸出恶魔之爪,用指甲轻轻一挑,划开丝带。

“小秋?”秦雨阳进来。

嘴唇凑近男人的耳畔,说出这句话,弄得自己的心颤了一下。

可是说是十分羞耻了。

唉,秦二公子都走了十多分钟了,他们老板还没缓过来。

责编: